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终わり世界の始じまり

liastellar=中岛文 渣浪:weibo.com/liastellar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三色堇粤语翻唱组词人|逝魂堂NACG同好团创始人&歌姬|写作中岛文读作Liastellar|真实身份——魔法少女酷麻子|我爱二次元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猫瞳·轮回之外》第一章第一话:黑璇神子  

2015-07-28 21:16:14|  分类: 小说-原创の艺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猫瞳》第一卷:第一话——黑璇神子

 

黑璇山——山腰处存在着罗洛斯村落的言灵山脉之一。

山上有一个不分季节长年结冰的湖。湖面的冰雪在一百年前突然融化之后,湖水依旧冰冷无人能触。唯一可以触碰湖水的人,只有黑璇山神的女儿,神子——雪湖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雪湖,母亲大人召见你呢。”自称血狐的少年来到湖边。

他的妹妹正是名为雪湖的少女,她正把双脚泡在千年以来都如冰一样寒冷的湖水里。而这不同寻常的湖水的冰冷,除了她以外并没有谁可以抵受得了。

“雪湖啊雪湖,其实这应该是你的名字才对吧?”雪湖轻轻地在静谧的湖中踢起一朵朵小浪花,湖面随即泛起了一道道涟漪。“只是因为大冬天又下着雪,正好在你的旁边出生,而就这样把你的名字强安给我!你不觉得这样好过分吗?”就像是在和湖里的精灵交流一样,雪湖完全无视在她身后前来通传的哥哥。

“要是再继续这样装作没看到我,没听到我的话,连我也会不理你的了啊。”血狐转过身装作正要离去,眼神的余光仍然停留在湖边的少女身上。

“是!是!是!好麻烦呢!”雪湖把脚从湖水里抽回,站起来走向她的哥哥。

“回应的时候只需要说一个字就够啦。”血狐敲了敲雪湖的脑壳。

“是!”雪湖抿了一下嘴,挽着血狐的手,迈着步子了起来。

然而雪湖的内心并不愿意前去与她的母亲会面。在她幼时记忆里的母亲是那么温柔和蔼,跟现在整天板着脸的山神大人完全无法重合。但是因为平常和血狐在一起的时间实在太少了,雪湖不得不借此机会待在她亲爱的哥哥身边久一点。

忙于协助作为山神大人的母亲管理整座黑璇山上大小事务的血狐,每天都要来回于山脚与山顶,在修补被各路妖兽破坏的结界的同时,守护着在山腰处的罗洛斯村落。

罗洛斯——一些完全不懂得使用任何术法,通过制造名为“机械”的奇怪产物的人形存在。他们和作为山神和神子的雪湖他们拥有着相同的外形,却在与山神、神子以及妖兽发生冲突的时候就会变得手无缚鸡之力而任由宰割。

“诶!那不是神子血狐吗?在他旁边的是谁啊?”“好像也是神子吧?”“不是说山神只会有一个神子的吗?”“我听说那是猫妖王的女儿呢……”雪湖他们一路上遇到各种各样的妖兽,像这些好奇喜欢说是非的更是多不胜数。

“猫妖王的女儿”这个称呼就像一支针刺在雪湖的胸口。她忍不住回头高声说道,“神子雪湖我不仅是山神大人霰的女儿,也是你们口中那位猫妖王的女儿!”

仅仅因为别人对她的身份有所揣测,雪湖就说出了她作为山神神子最不应该说的话。

“半神半妖!”“混血!”“不纯的神子!”妖兽们的眼神随即充满了鄙夷,语气中透露出极度的厌恶。

“神”,在黑璇山这种言灵山脉中,是一种对力量强大术法高强的妖兽作为言灵山脉管理者的称谓,有时候则会用于寿命异于常人地长的克雷。

克雷——能使用术法的罗洛斯,被罗洛斯视为灾祸之源,却又被妖兽视为敌人的存在。

神都有属于他们管辖的地区和特定的居所。以雪湖的母亲为例,霰就是居住在她的管辖区内。没有固定管辖地区的神,则大多数是住在空中浮岛,一般被称作“神域”的迷一样的地方。

围观的妖兽带着不满厌恶以至于憎恨的目光逐渐离去。雪湖一直压抑着的杀气也随着愤怒慢慢溢出。

血狐把双手按在雪湖的肩上,仿佛这个举动能把雪湖的杀气给摁下去似的。

“把身份说出去了也就算了,你居然还动杀气了?不把那些妖兽都杀光了你都不能罢休是吧?”两人背后传来霰的声音,看来刚才的话已经都让她给听见了。

“都怪你!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?!为什么我不能成为纯血统的神,也无法作为普通的妖兽存在?!为什么父亲大人不把我带走而是丢在这里!为什么母亲大人明明已经有血狐哥哥,还要把我留在这里!我……”

还没等雪湖把话说完,一个耳光已然落在她脸上。

“你的父亲大人在你出生之前已经死了!猫妖王在100年前妖兽各族的大战中彻底消失了,别说尸体了,连当时战斗中用的武器、穿的衣服都不曾被找到过。留下的只有你臂上的山猫玉环……”

听着霰冷静地说着对她来说可能是世界上最悲伤的往事,血狐按在雪湖肩上的双手慢慢抓紧。

雪湖吃了一惊,她的目光停留在没有任何悲伤神色的母亲的面容上。看着霰逐渐转过身去,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,感受到肩上来自于血狐双手抓紧产生的痛楚,雪湖曾经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她做错了。

“神子不需要有两个,有血狐就行了。”但下一秒,雪湖任性地抛下这句话,甩开血狐的双手便逃离了现场。

霰听罢又转身回来,看着雪湖离去的身影无奈地摇摇头,想起自己那堆积如山的事务,便叹了口气。“那孩子就拜托你了。本来想让她开始接触作为神子的各种工作的,看来还需要一些时日吧。”

血狐苦笑道,“其实您更应该花些时间改善一下母女关系吧。比起工作,这不应该是最优先和最重要的吗?”

但是霰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,“煊焱啊!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用回本名呢?”

“叫我血狐就好了。在黑璇山里只有神子血狐,而不存在‘煊焱’。”血狐微笑着,眺望蔚蓝的天空。

霰也随着他的目光望去,想起在黑璇山上曾经的另一个神——霤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雪湖天生方向感就不太行,唯一算是靠得住的恐怕只有嗅觉。她沿着河流飘来湖水的气息走,很快就回到了湖边。

“猫妖王那肮脏的女儿!”不知道躲在何处的妖兽扔出一个泥球直直地砸在雪湖身上。

“简直是神的耻辱,妖兽的污点!”“不纯!”“罪过!”接二连三地从草丛里,树梢头飞来的泥球很快就把雪湖全身上下弄得脏兮兮的了。

原本雪湖打算哑忍过去就算了,但一想起霰刚才责备她的原因是“暴露真正身份”和“动杀气”,怒火很快就把理智给燃烧殆尽。

“你们都给我收敛一点!”雪湖愤怒的叫吼中夹着狂暴的杀气向外扩散。

妖兽们虽吓得立刻鸟兽散,却依然藏在暗处乐滋滋地嘲笑起雪湖的反应来。

雪湖既生气又失望地蹲在河边,“弄得那么脏就不能直接回湖边去了……”她低头看着河水映出的自己,脑海浮现的只有三个字——脏死了!难过和不甘心随即涌上心头,眼角凝聚的水珠渐渐模糊了雪湖的视线。“血狐……你在哪里?!”

正当雪湖还沉浸在难过之中时,一个小女孩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蹲在她面前。

“你~~吗?”那女孩侧着头看着雪湖,“需要我帮你洗干净吗?”女孩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映出了雪湖的寂寞。

可是雪湖别过脸完全不想理她。

谁知道,那女孩见雪湖不回答立马跳进水深不没小腿的小河里,双手捧起河水往雪湖身上一泼。雪湖嘟着嘴,眼睛死死盯着泼水的女孩。碰巧又是一泼水,正中雪湖的脸。

“你!”雪湖不甘示弱,也跳进河里和那女孩互相泼起来。

不一会儿,两个泼得一身湿淋淋的孩子躺在河边的小石子滩上,双脚还泡在清爽的河水中哈哈大笑着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那女孩问道,但又未等雪湖回答便报上自己的名字来。“我叫无痕,星夜无痕。”她一脸天真,无邪的笑容深深吸引了雪湖。

“我是雪湖,意思是被冰雪覆盖的湖水。”雪湖的声音小得只能让自己听见。

虽然声音不大,但无痕能清晰地听出了雪湖羞怯的回答。“冰雪之湖啊?那岂不是和这黑璇山上的千年湖拥有一样的名字吗?!嘻嘻!不错嘛!”无痕就像发现了宝藏一样,把雪湖紧紧搂在怀里。“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!”她的热情使雪湖难以推却。再说雪湖从来就没交过朋友。又怎么可能会拒绝无痕真心的邀请呢?

天色渐暗,无痕已经牵着雪湖的手跑遍了大半座黑璇山。雪湖正打算把自己与冰湖的秘密告诉无痕的时候,一个身影映入二人眼帘。无痕马上放开了雪湖的手往那人跑去。

“姐姐大人!”无痕一把抱住她姐姐的腰,仿佛小猫见到母亲一样地把脸凑到姐姐的怀里蹭来蹭去。

此情此景,唤起了雪湖幼年时期的回忆……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妖兽的生命与罗洛斯相比要长很多很多,粗略算起来妖兽的十年可能只相当于罗洛斯的一年时间。所以一般妖兽至少需要两百年的历练才算达至成年。

 数十年前,雪湖连话都还说不好的时候,她的母亲霰早已成为黑璇山的山神。由于事务繁忙的缘故,霰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在雪湖身边照顾她。只是突然有一天,霰带回来一个比雪湖要年长大约二十年的男孩。交予他的任务就是陪伴在雪湖身旁,保护她的同时代替她的母亲霰成为一个最重要的存在。虽然他至今为止始终都没法成为雪湖心里与母亲同等重要的人。雪湖管他叫哥哥——血狐哥哥。

数十年月过去,一直都只有血狐陪伴在雪湖的左右。今天竟由一个素不相识萍水相逢的女孩作为玩伴带给雪湖快乐。然而此刻那个女孩,无痕所紧握的却不是她的手。雪湖第一次尝到了名为嫉妒的酸,以及落寞的苦,鼻子也开始变得难受。

“姐姐大人!她是我的新朋友,叫雪湖!”无痕兴奋地向她的姐姐介绍雪湖。

无痕的姐姐则是稍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素衣女孩。“你的身上有神的气息,却又夹杂着妖兽的味道。两者互相缠绕,难以辨清。难道你……?” 无痕的姐姐怒气突兀大盛,她向雪湖走近伸手掐紧雪湖的两颊。“你这不知好歹的杂种!”

无痕见此慌张地跑过去拉住姐姐掐紧雪湖的手,却害怕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雪湖!?雪湖!?你是不是在这附近?如果是的话回应我一声可以吗?”血狐的声音从林中传来,越来越近,直至他出现在三人面前。

夜雨神?!

血狐看见夜雨神连忙下跪,“如若家妹有何得罪,还请大人高抬贵手从轻发落。这孩子生性乖张,不易近生人,如冒犯了大人还望见谅!”

夜雨神,也就是无痕的姐姐,名为夜雨天泪,这下总算放开了手。无痕也终于松了一口气,眼神中充满怜爱,轻抚着雪湖被掐红的脸颊。

天泪走向血狐,伸手扶起他。“神子请起,有所冒犯的是我才对。刚才是我误认为令妹是低等妖兽欲意加害家妹无痕。”

态度傲慢盛气凌人的天泪惹得雪湖一阵恶心,在心里连续说了好几十次“恶心死了”!只是当看到无痕用敬佩和仰慕的目光望向她的姐姐,雪湖顿时又觉得羞愧难当,双颊突然发烫变红,看上去十分难受。

“雪湖!还不向夜雨神谢罪?!”血狐站起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走到雪湖身旁,把她的头死死往下压好让她向天泪鞠个躬道个歉。

可是一向倔强的雪湖怎么可能低头认错呢?更何况她根本一点错都没有的情况下……结果便是雪湖狠狠咬了血狐的手臂一口,气着又跑开了。

沿着河水的上游走去,大概就能找到雪湖在这座山里最喜欢的地方。她蹲在冷得奇异的湖边,看着远方夕阳渐渐没入山间,黄昏摇身一变,天地尽坠入黑夜。血狐又一次在这里找到了她。

“对不起!我……不是故意的。”雪湖抱着双膝头也没回,就这样对身后的血狐道歉。

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了,只要是雪湖遇到伤心难过或者兴奋无比的事,她都会习惯性地马上到湖边来。渐渐地血狐也认为这里可能就是雪湖的避难所。但凡雪湖从自己眼前消失不见,十有八九血狐都有把握能在这里把她找回来。

“为什么每次都会在这里呢?你就不怕被我找到之后每次都会挨一顿骂吗?”血狐缓缓坐到雪湖身旁,看着水面倒映出的忧伤。

“这样不好吗?每次都能让你找到,而且只有你能找到。难道你就那么不想再见到我吗?”雪湖的声音越来越小,小得最后一句只有她能听见了。

看着雪湖嘟起嘴闹别扭的样子,血狐噗嗤一声笑出来了。“挺好的啊!让我永远都不会失去你的消息……”

“我总觉得这个湖和我就像是拥有同一个灵魂一样。所以,我偶尔都会跳进湖里,希望能在里面找到另一个我的存在。而每当触碰这,按你们的话说冰冷刺骨得根本无法靠近的湖水时,我总有一种像被母亲抱入怀内的温暖的感觉。”雪湖把话题一转,仿佛血狐已经原谅了刚才她的无礼一般。

血狐似乎也没有打算继续刚才的话题,他面对第一次向自己袒露心声的雪湖,惊讶得把眼睛睁得又大又圆。他什么也没说,把右手搭在雪湖的右肩上,将雪湖一把搂进怀里。“温暖的怀抱,是像这样吗?”

“嗯!”雪湖惊讶之余,竟又在一瞬间把血狐的这些举动认作理所当然。

“我会一直留在你的身边!就算世界毁灭了,我也寸步不离!”血狐轻抚着她的头。

这举动,让雪湖的视线一下子就模糊了。她静静靠着血狐,感受着来自他怀中的温暖。

两个神子之间早已相连的命运之绳慢慢开始现出原形,他们日后的路或许很难走,然而谁都不曾想过会是这样的一个未来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